本報駐嘉興記者 黃娜 本報通訊員 吳潤民 沈芳明
  28歲的李某身穿看守所的囚衣,戴著手銬。他討了根煙,每一口都吸得很用力,一直燒到過濾嘴才扔掉。
  因經營不善,資金鏈斷裂,他借了高利貸,為填利息的窟窿,他賣車賣房苦苦支撐。不幸的是,他的母親這時查出肺癌晚期,缺錢化療,老婆又要臨盆。他頭腦一熱,叫了個伙伴搶了人家8萬元。
  他對錢江晚報記者說,很內疚也很後悔,“再怎麼樣也不該觸犯法律”。
  說好的刷卡套現

  變成持榔頭搶劫
  王某是平湖人,在嘉興月河街花鳥市場做寵物生意。他店里有台POS機,因為之前在銀行工作過,頭腦很活絡,平時會幫人刷卡套現,收點費用。
  7月11日,他接到一個電話,對方要刷卡套現8萬元。打電話的人他接觸過,姓李,之前也曾在他那兒刷卡套現過幾次。他們談好,王某收取3%的費用,刷8萬元的話,王某能得到2400元。
  本來王某想等對方刷完卡,轉賬給他,但對方說,銀行下班後取不出8萬,讓王某取現給他。
  7月13日上午11點多,李某打王某電話,讓他帶著現金,到秀洲區王江涇鎮虹陽路口南溪水產專業合作社碰面,他們刷卡取現。
  下午1點多,王某隻身一人帶著POS機和現金如約來到合作社門口,李某和另外一個男子小峰(化名)已經等著了。
  王某靠邊停車,小峰坐在副駕駛上,李某坐在駕駛座後面。李某說,要刷卡套現的其實是小峰,讓王某開到僻靜的地方。
  小峰拿出信用卡,王某正準備刷卡,突然,李某用左手胳膊從後面勒住了王某的脖子,右手用榔頭砸王某。王某本能用手護頭,嚇壞了。
  小峰拔掉車鑰匙,下車去後備廂找錢,沒找到,後來在駕駛座底下發現了8萬現金。兩人拿走了王某錢包里的2000元錢、一個iphone5S手機和2個zippo打火機,隨後將車鑰匙扔進附近草叢裡,坐上早就叫好的黑車,倉惶逃離。
  王某被打懵了,也不敢追出去,直到黑車開遠,才用另一個手機報警。
  民警遠赴吉林抓人

  兩嫌犯相繼落網
  搶完兩人就分開了。小峰分到31000元,一直躲在嘉興雲都大廈的租房裡。而李某則拿著自己那一份去了吉林——他老婆在老家吉林待產。
  警方很快鎖定兩人。7月23日,李某在吉林的一個酒店被抓。隨後,民警趕到嘉興雲都大廈,小峰似乎發現了苗頭,死活不開門。他從自己住的10樓陽臺往下,跳進8樓的房間,再坐電梯到4樓,再轉走樓梯到1樓,準備從後門翻牆走,卻被守候的民警逮了個正著。
  母親肺癌晚期,老婆臨產

  嫌犯落網後稱昏頭了
  李某和小峰都是嘉興秀洲區王江涇鎮人,李某28歲,小峰29歲。
  落網後,兩人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。目前,兩人已被刑拘。
  主意是李某出的。李某打電話聯繫小峰。小峰背著家人吸毒,手頭很緊,很快同意一起乾。
  兩人覺得,刷卡套現本就違法,估計王某被搶也不敢報警。
  李某之前生意做得還不錯,年紀輕輕,買了房子車子和店面。他說,母親查出肺癌晚期,老婆臨產,手頭拮据,一時鬼迷心竅,才想到了搶劫。下麵是記者對他的採訪實錄:
  記者:你生意不是做得很好嗎?怎麼走到這一步?
  李某:2012年前確實很好。我做裝修、紡織生意,一點點積累,買了房子車子店面。車子還是60多萬元一輛的。但2012年年底,我經營不善,外面有100多萬的債要還,銀行又收緊貸款。我用幾張信用卡套出60多萬,還借了高利貸才勉強對付過去。可高利貸利息窟窿越來越大,沒辦法,車子33萬元都賤賣了。
  利滾利的速度你根本想象不到,很快我又賣掉了房子和店面去填坑。
  2013年年初,媽媽查出晚期肺癌。醫生說,最多只能活五個月。我不甘心,四處找醫院問,最後決定化療,又向很多親戚朋友借錢。
  記:這次為什麼不求助親友?
  李:利息、醫療費、生計,我靠賣房賣車,加上向親友借錢才撐了一年半。到現在,親友們能借的都借遍了,那些酒肉朋友一看你落難早跑遠了。
  今年5月,我回家,看到媽媽虛弱了很多。她怕花錢,沒去化療,還騙我說去化療了。可是,要化療就要交錢。加上7月底老婆又要生了,我沒時間去慢慢掙錢。我知道搶劫不對,但我真是快被逼瘋了,昏了頭。
  記:搶的錢去交醫葯費了嗎?
  李:搶的錢我拿了51000元。搶完當天,我回家給了父母2萬元,讓媽媽去醫院化療。剩餘的錢我帶去吉林,交到醫院——我老婆這幾天就要生了。
  這幾天,我心裡很複雜:作為一個大男人,我撐不起一個家,給不了家人生活保障。現在,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最需要我的時候,我卻不在她們身邊。另一方面,我傷害了別人,觸犯了法律,很內疚也很後悔……
創作者介紹

居家擺飾

cf12cfip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